股票网络配资

锂价跌破年内新低 期货市场多空博弈进行时


发布日期:2023-12-19 16:05    点击次数:68


  21世纪经济报道 董鹏 成都报道 近日,第三方市场机构统计的碳酸锂均价跌破15万元/吨,再次创下年内新低。

  相比之下,锂盐现货市场的实际成交价格更低。“昨天成交价在13.6万元左右,要比市场均价低1.1万元,同时近期也有小厂为了回笼资金,在13万出头的价格抛货。”11月17日,华东一位贸易人士反馈称。

  他还表示,与十一前后相比,11月受下游排产等因素影响,散货市场交投情况比10月更加低迷,尤其是下游看空情绪依旧浓厚,较为主流的预期价位在10万元出头。

  另一边,期货市场却似乎陷入多空僵持的局面。

  临近交割月,代表明年1月碳酸锂价格预期的主力2401合约,持仓量不降反涨。截至11月17日午后,该合约一度继续增仓4600余手,总持仓量达到了11.8万手,直至尾盘才转为小幅减仓。

  然而,在近三个交易日持仓量盘中创新高的背景下,2401合约的跌幅却较前期明显收窄。

  “按当前数据,高流通性的碳酸锂现货社会库存,已大幅低于期货理论最大交割需求量(同时,该指标已超国内碳酸锂年产量的20%)。因此,从可用货源量制约看,盘面空头持仓占比明显过大,交割风险显著提高。”兴业期货分析师刘启跃指出。

  接下来,随着交割月的临近及相关交割规则的限制,可供多空双方博弈的时间越来越少,就看哪方撑不住率先撤兵了。

  中信、国君席位对峙

  碳酸锂期货刚好赶上下跌周期,所以在上市初期下跌的“十分顺畅”,2401合约也从24.6万元的挂牌基准价一路跌破15万元。

  然而,从9月底开始,其下跌趋势有所反复,整体下跌速率也开始趋缓。

  其中关键在于,期货价格击穿高成本企业成本线后,市场分歧较此前有所加大,这也是当前多空对峙的主要原因。

  实际上,当前13.8万元/吨的期货价格,涨跌都可以,多空双方均能找出十分充足的逻辑支撑。

  也正是在当前较为敏感的价位上,碳酸锂期货仍未出现“移仓换月”,持仓量反而创出新高。

  对比历史数据可以看出,11月初碳酸锂期货二度跌破15万元时,2401合约持仓量由8.6万手一度升至11.4万手。

  此后,持仓量经过小幅回落后,并伴随着近日盘面价格的再次走低,该合约持仓量再次增加。至11月17日收盘,其持仓量重归11.4万手,当日盘中则一度增仓近5000手。

  这相当于,在牌底临近揭晓前,多空双方反而在不断增加自身筹码,对未来的价格分歧可见一斑。

  多空双方的对峙主力无从获悉,但是就期货公司持仓席位来看,则主要是中信期货、国泰君安期货两个席位的对决,以上两家公司的多单、空单数量显著领先其他期货公司。

  文华财经数据显示,至11月16日,中信期货多单增加3500手左右,总持仓达到18076手,净多单达10664手。

  空头持仓排行榜上,则是国泰君安期货以12686手的空单排名首位,明显多于中信期货、永安期货等7400手左右的空单持仓量。

  从价格走势上看,空方短期占据优势,但是由于2401合约逐步临近交割月,并考虑相关交割规则的限制和空头的交割能力,未来主动权可能会转移到多头手中。

  除了以上兴业期货外,银河期货11月17日也指出,“到12月份,碳酸锂将逐渐开启仓单注册。临近交割,考虑工业级碳酸锂交割贴水25000元/吨,当前实际价差7500元/吨,持货方交工碳的可能性不大,那么只有电池级碳酸锂参与交割,这样就有交割的卖方数量与持仓量的对比问题。近月合约持仓10万手附近,未来减仓会引发价格较大波动。”

  反观相关机构统计的社会库存数据,包括冶炼厂、下游和其他三类群体9月末库存总数则在6.5万吨左右。

  这相当于,如果空头没有充足的碳酸锂用于交割,接下来便会通过买入平仓的方式主动减仓,而随着空方力量的衰减,则可能会引发碳酸锂期货的阶段性反弹。

  成本支撑或愈发强化

  “自7月上市以来,碳酸锂期货主要合约价格曲线结构由陡峭变为平缓。意味着,无论从时间还是空间维度看,过往供给宽松的悲观预期已有足够程度兑现。”兴业期货指出。

  复盘2015年以来近两轮景气周期走势,以及2022年11月初逼近60万元/吨的市场均价来看,碳酸锂的主要下跌周期已经结束。

  也正是基于利空因素已经获得长期、充足的交易,上述机构认为“碳酸锂空头的赔率、胜率均将显著下降。”

  道理很容易理解,15万元和30万元的锂价,做空的安全边际和潜在的获利空间明显相差极大。

  至于本轮锂价的底部究竟在哪里,没有人能够给出准确判断,只能从成本等角度来寻找价格支撑,因为大宗商品价格击穿成本线后,市场往往会通过减产、停产等形式来重新恢复供需平衡。

  比如今年9月末上述均价跌破17万元时,行业内部就已经出现了减产。

  亚洲金属网,为锂盐行业内部采用数据较多的机构。而根据该机构统计,9月共计10家电池级碳酸锂生产商减产,去年同期为2家,当月共计生产电池级碳酸锂9338公吨,比上月减少3062公吨。“综合上下游各方预期来看,猜测跌到12万、10万和8万的都有,判断10万元出头的群体相对较多。”前述锂盐贸易人士反馈称。

  而相对可以确定的是,随着锂价的不断走低,来自成本端的支撑作用会越来越强,上述行业减产力度也会越来越大。

  根据本报此前测算,按照相关定期报告披露的分产品营业成本、锂盐销量估算,2021年10家样本公司锂盐产品的“账面成本”平均值在4.47万元/吨左右,2022年受到锂精矿上涨影响,当期12家样本公司的平均生产成本则达到12.44万元/吨。

  还需要指出的是,以上结果只是行业平均值,受到原料类型、自供比例等因素影响,行业内部成本差异十分巨大。

  盐湖提锂成本普遍在3-4万元/吨左右,矿石提锂一体化头部企业成本可以达到5-6万元/吨,其他需要外采原料的锂盐企业,其成本则跟随锂精矿价格波动,去年也曾有超过20万元/吨的案例。

  以上巨大的成本差异,又应该参考哪一类企业的成本水平?

  兴业期货认为,最低成本产能占比相对偏少(以盐湖锂为代表,总量占比≤30%),而从今至后相当长时限内,相对处中高成本区间的锂辉石及锂云母矿山资源则依旧供应主力,进而强化成本支撑力量。

新浪合作大平台期货开户 安全快捷有保障 海量资讯、精准解读,尽在新浪财经APP

责任编辑:郭建